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星月】臭豆腐的传承(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3 03:20:57
一、你在哪吃的?这么臭!
风夹杂着臭豆腐的味道向任畅迎面扑来。也许对别人来说,臭豆腐的味道实是在太难闻,但对任畅来说,那是最美的味道。顺着那阵阵臭豆腐味儿寻去,任畅看到了一个卖臭豆腐的小摊。“老板,臭豆腐多少钱一块?”任畅问。
“小伙子,进来吧,五块钱,包你吃够。”那个胡子拉碴的老男人指着小店里的破凳对任畅说。
任畅毫不犹豫地走了进去,递给那个男人五块钱,找了一个相比之下还比较干净的座位坐下,不一会儿,一盘臭气熏天的臭豆腐端过来了。臭,实在是臭,路人都被熏的捂住了鼻子。吃了两盘,任畅满足地走出小店,从小路向学校走去。到了学校,任畅对着那正在对着镜子化妆的陈优优说:“嗨,同桌,又在对镜贴花黄了”一脸猥琐的笑。
“你又吃臭豆腐了,臭死了,简直忍无可忍,以前你吃的那些也就算了,为什么今天比以前臭那么多,快给我滚出去,受不了了!!!”陈优优拍着桌子说,一脸怒气。
任畅的好兄弟唐潮看到他被同桌无情地抛弃,同情地走到他身边,本想安慰他几句,却被他身上的臭味儿熏的喘不过气。唐潮捂着鼻子勉强说到:“兄弟,不是我说你,你这再吃都把自己吃成臭豆腐了,太臭了简直,你在哪家吃的,臭的有点不像臭豆腐味儿了。”
“就学校西边那条小路,拐过弯,照直走,有一家招牌为[唐氏臭豆腐]的店,就那家。”任畅一脸无辜地说。
“唐氏臭豆腐?我怎么没听说过,难道是新开的?这么臭,还跟我一个姓氏,今儿放学我跟你去看看这有史以来最臭的豆腐。”唐潮不服气地瞪着任畅。
“好,一言为定。”任畅说着放嘴里一片绿箭,希望味儿小一点可以不让陈优优那位大 嫌弃。
放学了,唐潮与任畅携手走向那条小路,这条小路上几乎没有人,清静的连一声狗叫都听不到。眼看这条路就要走到尽头了,还是没有看到[唐氏臭豆腐]。唐潮有些生气。
“你小子骗我的吧,哪有什么唐氏臭豆腐?连个人影都看不到,你说实话吧,到底在哪吃的这样臭的豆腐?”唐潮据理力争。
任畅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他觉得背后猛的一凉,结结巴巴地说:“我确定就是在这条路上吃的,咱们走吧,我怎么觉得有些诡异?这条路一个人都没有,阴森森的。”任畅说完这番话,两个人都不由得打了个寒战。头也不回地向小路的尽头跑去,感觉路越跑越长,平时从这里走觉得这条路很短,根本不需要这么多时间。可这次,他们俩竟然跑了半个小时,几乎昏过去,累得两个人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不用说什么。唐潮知道任畅吃下去的和看到的都是什么东西了。
第二天,这两个好奇心强的家伙根本安不下心学习,他们已经发现了那条小路的不寻常之处,但他们俩是出了名的胆小鬼,可不敢再去冒险了,于是任畅出了个主意,对同桌陈优优说:
“美女,学校西边那条小路中段开了一家精品店,里面的东西都很便宜,有空你跟你的姐妹们一起去看看吧。”任畅说的一脸认真。
“真的吗?你可别骗我啊,今天中午放学我就叫上杜丽丽跟我一起去!”陈优优说得一脸惊喜。
“没骗,真的,不信你问唐潮,他也看见了。”任畅说着,唐潮在一边连连点头。

二、你们都去哪了
要说这两个男生也够可恶,自己胆小竟然去骗小女生。不过女生也太好骗,陈优优和杜丽丽还真去了,这让任畅和唐潮沾沾自喜。
陈优优和杜丽丽高兴地快步走着,恨不得一步踏进他们说的那家精品店,走了不远,果然看到一家精品店,里面的商品令这两位眼花缭乱,两人箭步走了进去。老板是一位漂亮的年轻女孩,穿着十分别致,那种在现实社会中没人穿的衣服,有些古典美,又有种现代美。算了,她们俩没空再观察老板,赶忙问道:
“这发卡多少钱一个?”
“五块钱,随便拿。”女老板微笑着说,笑容羡煞人,美极了。陈优优和杜丽丽在确认了是真实的之后,两个人开始挑选自己喜欢的商品,直到每个人都把购物带装满了,陈优优还想继续拿,杜丽丽对她说:”咱还是别拿了,太贪了吧!”陈优优恋恋不舍地放下了两满手的小商品,告别老板后,两人扬长而去。
回到学校,陈优优和杜丽丽都高兴得合不拢嘴,向周围的同学炫耀着她们买来的东西。这时候任畅过来了,他看到两位女生一桌子的小商品惊讶得一脸痴呆状,还没来得及说话,陈优优就像只喜鹊似的蹦到任畅面前说:”谢谢你喽,同桌,这东西还真是物美价廉,就五块钱,还随便拿!”陈优优一脸欣喜。
[五块钱,随便拿]这句话让任畅听起来有些似曾耳闻。他愣住了,没有回答陈优优。
任畅把这件奇怪的事告诉了唐潮,唐潮有些害怕了。小声对任畅说:”如果你和陈优优她们经历的都是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会不会是那种东西?”
“别吓我,不可能,肯定是我们出现错觉了。”任畅显得有些口是心非。“一个人出现错觉还像,难道我们几个人全部出现错觉了?有点说不过去。”唐潮说。
“那要不要告诉陈优优她们?”唐潮问。
“算了吧,还是不告诉她们好,咱们骗她们去冒险都够不仗义了,就别让她们再担惊受怕了。”任畅这会儿倒像是个男生。
“那这件事就这样过去吧,那条小路以后我们都不走就好了。”任畅说,唐潮点了点头。
但事情总是出其不意。
星期一的早晨,上课铃响后,班主任开始点名,最后确认有三个人没来,并且他们都没有请假。
当然,那三个人是任畅,陈优优和杜丽丽,因为他们都买了那条小路的东西。唐潮有些坐立不安。班主任都已经报案了,家长和校方个个都急得出了满头汗。警方也忙得不可开交。
失踪三个学生,这可不是小事儿。

三、原来还有这种事
到底要不要把这条路的事儿告诉学校?唐潮有些犹豫,因为他也参与了其中,要追究责任的话,他也占一份儿。
唐潮左思右想,还是决定把真相告诉警察,在十几岁的年纪,根本没经历过什么,经历这些自然不知道该怎么办,告诉警察是最好的选择。
可是警察听完唐潮的一番话后却说:
“你才上高一,怎么脑子里有那么多不健康东西?是不是发烧了?你回家好好休息吧,你说的话我们会认真调查的。”
就这样,唐潮像一个精神病人一样被警察叔叔送回了家晚上,夜已经很深了,他辗转反侧的睡不着,脑子里满是他和任畅一起在那条小路上飞跑的情形,突然他脑子里闪过一个东西,就是好像在潜意识里有人在追他们俩,不然他们也不会发疯似的往小路的尽头跑。时钟在墙上猛地敲响,一看表已是午夜十二点,吓得唐潮一身冷汗。他此刻担心的是他那三个同学到底在什么地方,不知什么时候,怅然入梦。早上阳光洒进来,一个大晴天。唐潮刚起床警察就来了,他们要让唐潮跟他们一起去协助调查。他们带唐潮来到学校西边的小路,一起勘察地形,没发现什么异样,偶尔还有两三个路人经过,显得十分和谐。一点诡异气息都没有。警方空手而归。
唐潮几乎要急哭了,自己的好兄弟和同班同学突然神秘失踪,对一个高中生来说不能不是一个沉重的打击,日子一天天过去,他们依然杳无音讯,唐潮快神经了。
平淡的日子抹平不了唐潮心中的悲伤与难过。
终于半个月后,警方在学校西边小路的尽头小树林里发现了任畅,陈优优和杜丽丽三个人。他们躺在草丛里一动不动,起初以为他们死了,后来发现只是昏死。
还好只是昏死,他们三个被送进了医院。
这三个人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唐潮就守在床前,直到第三天早上的第一缕阳光洒进窗户,任畅才缓缓睁开了眼睛,把唐潮乐的一时竟说不出话来,愣了好大一会儿才问任畅:”你们这些天去哪了?知不知道我们有多关心你们?”
“我们去了一个地方,那地方很黑很暗,我们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但是我又见到了那个卖臭豆腐的男人。”任畅一脸严肃地说。
“啊?又看到了那个男人?”唐潮的嘴张成了O型。
任畅还没来得及回答唐潮,就看到陈优优和杜丽丽也醒了过来,迷迷糊糊地说着胡话,听不清在说什么。唐潮叫来了医生,医生把她们俩转移了病房,转到了重病监护室。警察听说这三个学生醒来的消息,也都匆匆赶了来。
任畅开始对警察讲这些天的经历。
“那天我吃过早饭就去上学,为了避免那条诡异的小路,我特意走了大路,谁知道走着走着就走在那条小路上了,我觉得情况不妙,就拼命往尽头跑,不知怎么的就跑进了一个黑暗的世界,差点把我吓昏,我仰头一看,一个白衣女子在我面前吊着,摇晃着身躯,眼珠已经快要掉出来,很是吓人,我下意识退后几步,却撞到那天卖给我臭豆腐的那个男人,他对我说:‘小伙子,别怕,吃了我们唐氏臭豆腐,就得在我们家当我们家的佣人,不过你不用担心,就半个月。’然后就发现陈优优和杜丽丽也在那边,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那个男人告诉我,她们俩买了他女儿的小商品,所以也得来这当佣人,我们三个就被困在了那里,我们做他们家的佣人,工作就是帮那个吊死鬼,那名女尸,打扫房间,她拥有一间很大的房间,屋内陈设很优雅,每隔一天,屋内就会蒙上厚厚的尘土,我们为他家扫了半个月尘土。”任畅的一番话让警察口瞪目呆,“世上真有这样的事?”作笔录的女警察结结巴巴地说。过了两天陈优优和杜丽丽醒了,两个人昏睡了这么久醒来让很多人激动万分。医生说她们不能受刺激,所以警察决定过几天再审她们。
因为这件案子有些蹊跷,所以没有公布于众。
任畅又重新回到了学校,只是还有些心神不宁,毕竟那一段可怕的回忆还深深地印在脑子中,至于臭豆腐,怕是他以后再也不敢吃了。
警察又去审陈优优和杜丽丽,因为听说她们俩醒了,这两名女生告诉警察,她们只为那名吊死的女尸打扫房间,别的都不能过问,连一句也不敢,多说的话就会被女鬼招走,永远也回不来了,至于别的什么,她们一概不知。

四、我不愿意去做臭豆腐
一切又归于平静,那条小路被警方封锁,这件无头案就在这条幽径上长眠了,似乎永无出头之日。
所有恐惧和诡异都被岁月蒸发。这片土地上生长着一代又一代的人,都知道那条小路不能去,小孩子们也都被家人告知那是个危险的地方。小路啊,孤寂地躺在那里,一躺就是七十年。没人理会。
任畅也变成了八十多岁的老人,他那张嘴又不争气,戒不掉那臭豆腐,似乎臭豆腐对他来说是骨子里的亲切,一闻见那臭味儿,就忍不住想吃,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爱吃臭豆腐。
直到那天夜里。
任畅这条晚上刚吃完臭豆腐,满足地坐在摇椅里摇着那把破纸扇,身边蹲着自己那三岁的可爱小孙女,要说真是一幅和谐的景象,只是这人老了容易犯困,不一会儿就睡着了。梦中,任畅看到了七十年前卖给他臭豆腐的那个老男人,如今还是那副模样,只是胡子更加发白了。当任畅大惊失色时,那人说话了:
“孩子,还记得我吗?七十年前我们见过,我现在要向你郑重地进行自我介绍,我是明朝皇帝朱棣的御膳厨师。本来我是民间卖臭豆腐的,后来皇帝微服私访,觉得我的臭豆腐做的不错,就召我进宫了。后来我因受皇帝恩宠,让有些小人诬告我在御膳房投毒,并且玷污了我的女儿,还偷偷地在她房间里挖了坟,实在过于狠毒。我的女儿受不了名节被辱,就在房中吊死,尘土就无缘无故地往她身上蒙,我的女儿啊,才十九岁,死的好惨啊!”那人说着竟然哭出了声。
“你跟我说这些到底是为什么,你的身世与我有什么关系,七十年前为什么要加盖我与我的同学?”任畅连珠炮似的问了一大通。
“孩子,我并没有加害于你们啊,我只是想让你认识我一下,你那些同学,那两个女孩,我也只是想让她们来陪陪我的女儿。另外我要告诉你,我叫任重,你就是我的第四十九代后人,我知道你特别喜欢臭豆腐,所以想让你来接我的班。我在阴间为阎罗王和小鬼判官们做臭豆腐吃,在这里受人尊敬,我也一直在寻找害我女儿的那些小人,终于在昨天我找到了,我要让他们尝受比我女儿痛苦十倍的煎熬。因此我准备辞去现在这份工作,让你来接班,在阴间,你干这行会受到很高的待遇的,反正你在阳间已经八十多年,也没有什么可留恋的了。”
“怎么可以?我还有小孙女,可爱的小孙女,我要在阳间享受天伦之乐,怎能跟你去阴间卖臭豆腐?”任畅有些生气了。
“你就别推辞了,这么好的差事,我可舍不得传给别人。”说完便消失了。任畅从梦中醒了,一身冷汗,小孙女还在他旁边乖巧的蹲着,仰起头眨着葡萄似的大眼睛向着任畅喊:
“爷爷,爷爷……”小脸红扑扑的,露出可爱的笑容。任畅一把搂住了她,一时间哭出了声,把小孙女也吓哭了。渐渐的,任畅的手缓缓松开,手中的小孙女掉在了地上,摔得哇唔直哭,任畅缓缓闭上了眼,眼角残存着一些眼泪,那份对尘世的不舍。

五、又一世的轮回
任畅就这样离开了人世,平静地死去了。除了他自己,没有人知道他是怎样死的。
七年后,任畅的小孙女放学回来,对妈妈说:
“妈妈,刚才有位老爷爷卖给我了一块臭豆腐,好好吃哦,以后我也要卖臭豆腐!”
她妈妈没有说什么,迅速捂住了鼻子。

共 49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篇充满神秘色彩的玄幻小说,小说,讲述了一个诡异的故事。在一条小街上,几名学生的奇遇中,故事拉开帷幕。故事的主人公任畅,酷爱吃臭豆腐,他在小街上的臭豆腐店里吃过一次,放学后他带同学唐朝再度光顾臭豆腐店,奇怪的事发生了,那家臭豆腐店,像被蒸发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为了心里的好奇,任畅把同桌陈优优骗去了小街,陈优优与好友杜丽丽在小街的精品店里买了很多东西,这更让任畅和他的好友唐朝百思不得其解。接下来,更诡异的事发生了,任畅、陈优优、杜丽丽,神秘失踪。警方展开调查,唐朝和警察讲述了事情经过,精仿勘察了那条小街,并无异样,并没有唐朝所说的臭豆腐店和精品店。半个月后三个失踪的学生在小街边的树林找了,三个人都已昏死过去。在医院苏醒后的任畅讲述了他们三个人的奇遇经历,他们是被臭豆腐点的男人和精品店的老板给带到了阴间,并给人家做了半个月的用人。更有意思的是,时光走过了七十年,八十多岁任畅在一个吃完臭豆腐的夜晚,做了一个梦,梦里,那个卖臭豆的男人和他讲述了他们之间关联,原来,任畅是这个男人的后人,男人让任畅去阴间继承祖业,就这样任畅死了。七年后任畅的孙女放学途中遇到一位老爷爷,老爷爷卖给她喜欢吃的臭豆腐。到这里小说结束了,给读者留下无线的遐想空间。整部作品充满了诡异,很吸引人,让人充满了好奇心,这也是小说的精彩之处。推荐阅读!【编辑:潇湘竹雨】
2 楼 文友: 2016-11-16 14: 2:19 第一次读玄幻小说,里面的诡异色彩,很吸引人。我想年轻读者一定会很喜欢你的作品。孩子中暑症状
灯盏细辛胶囊用法用量
小儿流鼻血是怎么回事
脑供血不足的食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