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原罪未央 第二百七十二章 绑架(4)

发布时间:2020-01-17 01:20:21

原罪未央 第二百七十二章 绑架(4)

“这实际一见,我发现你还真是对我的脾胃呢!”古镜两手放在腰间,初次见面的招呼言辞就卓诡到足以令人大跌眼镜,可惜在场的带着眼镜的唯有方旭,而方旭则是世间少数的那么几个能够近距离在古镜自成一派的“爽朗”旁边面不改色地继续存活的人之一,真不知道该不该说一句幸好。

一愣,目光定格在这个忽然闯进来又忽然“深情告白”的男孩儿身上之后便失焦,胶着的空气静静地细数一二三,藤鸢忽然脸一横,手一揽,搂着弥臻一脸坚定决绝地说道,“不好意思,我已经有心上人了,况且我对男的没兴趣。”

话音一落,方旭手中的钴蓝色钢笔骤然改变了既定的轨迹,而代号“节制”的三男五女(其实是四男,但那一个又一次不知悔改地迟到了。)则是顶着有点事不关己的表情在一旁行符合官方特点的注目礼。

被误解,其实也是因为本身的语言功底太过差劲,时时搞出滑稽也是常事,但是一个巴掌拍不响,这一次倒是将藤鸢也拖了下去,他有可能和自己有着同样的倾向,不过他现在可没有闲工夫跟他纠结这种小事儿,他光是为自己对方旭的痴心一片出言证明都够费心力了。(看吧,原形再次毕露了。)

古镜一把抓住方旭,带着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拼劲儿拷贝藤鸢的姿势,他就差眼角飙泪了,语气好似为情而苦恼、被逼到绝地的少女,可以为情而生为情而死,“你别乱说,我也是有唔……”

被方旭的手掌一把捂住,计不旋踵,生生掐断在掌心,即使看到古镜泫然欲泣,他也不打算松手,这就是自己救自己的典型示范。

“差不多可以了。”方旭有过一丝波动的五官重新归位。他沉声说道,不卑不亢,也就是这么一句话便轻易地将古镜从“爽朗”的状态中救了出来。

古镜没有走向前去,他只是一脸从容又认真地站在正对着藤鸢的方向。所吐露的话语听来玩味但却又无法怀疑。

这家伙儿……应该也不是普通人类。

“我说的是真的,我对你很有兴趣。”

藤鸢的眼角蒙上了一层朦胧的疑惑雾气,这时古镜又再次开口纠正。

“当然咯,还有一起请来做客的弥臻了。”

一听扯到弥臻,藤鸢自然是沉不住气了。他眯起眼睛,两眼瞪得犀利,“你们到底是什么人、还有、想要做什么?”

古镜也不生气,他仍然自顾自说着,自动忽略藤鸢的盘问,“看呐,她还在沉睡中。”伸手指了指又勾起难以辨别真意的笑容,“你担心吗?”

“能别一直在这里兜圈子吗?”

闻声,蓦然间古镜忽然嘴角一沉,露出几颗皓齿。他手上出去一个动作,得到指令的“节制”们便各自有了行动,只不过是重新围到了四方形木桌前。

藤鸢一头雾水地望向古镜,只见男人恰好也在看向自己,而且笑容异常鬼魅。

“我的属下可以救治她。”主动予以解释,“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在意料之中的条件交换。

“在此之前……”他刹住了车,不再说话。

而藤鸢顺着他的语意再次看向那三个穿着更像是病号服的男人,怎么看也都是在打扑克,他彻底懵了。

“你别告诉我这就是他们救治的方式。”

“不是。”古镜顿了顿,“他们现在只不过是要选出人选罢了。”

一口血堵在嗓子眼。藤鸢只想翻白眼,也就是说这三个男人在这里打扑克就是以谁赢谁就负责治疗病人的方法推出人选。

他刚想脱口大骂,结果古镜再一次抢在他的前面,善意地提醒道。“这是他们中间的一种仪式,我劝你在这种时刻最好安静等候。”

藤鸢冷哼一声,“你觉得我会信你吗?”

“信不信在你,不过你没有拒绝不是吗?”

其实就好像受到了什么蛊惑,可是却没有一丝来自黑暗的恶意隐约其中,藤鸢就是觉得要听从他的话。

应该说眼前这个男人本身就有力量。让人无力拒绝。

就在大脑被搅得找不到重心乱成一团之时,草花?皮内尔成为了赢家。

“你还挺幸运的。”方旭忽然开了口。

古镜与他相视一眼,“是吧!我没看错吧!”

两个人的对话让藤鸢越发不解。

然而草花?皮内尔并没有过去他们的身边,也没有勒令藤鸢是否要将弥臻放平在床上,他不需要望闻问切,依旧坐在原位,只不过输了的黑桃?弗洛伊德与红心?温尼科特都已经起身离了座位,只留下他一个人。

只见他也不洗牌,伸手快速地将散乱的牌从左到右摆成一排,当摆到第六张时,他忽然停止了动作,双手高悬在扑克牌的半空之上,草花?皮内尔轻轻念道,“金字塔之谜。”

藤鸢一怔,“那不是一种单人扑克的游戏玩法吗?”想到这里就看到男人真的全神贯注地玩了起来。

这哪里是治疗了?分明就是在玩扑克牌呀!

藤鸢刚想出声谩骂,却感受到弥臻的身子似乎比刚才更加暖和了些,他以为是因为一直被自己的体温包裹的缘故,特意低头仔细研究,竟然发现弥臻的手指微微动了动。

看来是真的有效果!

藤鸢激动地就连牙齿都开始兴高采烈地跳起了霹雳舞(熟悉的夸张手法哦!),他迫不及待他的“三文鱼”快点醒过来,他想把他的所有粉丝梦寐以求能够听到从她口中说出来的话语都讲给她听。可是他却发现古镜在这时伸手下令属下暂停了游戏。

他感觉到自己的背脊紧跟着草花?皮内尔的动作变得僵硬,着急得差点咬到舌头。

“现在我们再来说说……”

“代价是吗?”藤鸢接过话来,自从上一次因为路西法的能力而在梦中看到了连同十字路口酒吧以及巴贝雷特这一切真相,他就什么都不怕了。(未完待续。)

怀化市第一人民医院怎么样
内蒙古杭锦后旗医院怎么样
河北最好的癫痫病治疗医院
临沂牛皮癣医院排行榜
雅安治疗男科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