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超维术士 第101节 向上的阶梯

发布时间:2020-01-17 00:33:52

超维术士 第101节 向上的阶梯

喷水池的垒土很高,不跳起来还真看不到水池里的状况,安格尔用手一撑,直接跳到半空中,在高处观察起水池里的细节。

池里水不多,只有浅薄的一层,氤氲着淡淡水汽。撒尿小孩的“尿”落入池中,溅起几道白花,荡漾着如波粼纹。

安格尔乍一看,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水看起来是普通的水,池底是白净砖瓦,一眼就能看到底。直到安格尔绕着水池转到另一侧,才猛地发现了不对劲。

在背对着撒尿小孩雕像的一侧,其雕像底座的延伸处,竟然有一个类似门把手一样的东西。安格尔心中暗道,莫非东西就在雕像底座里面?

安格尔带着这个疑问,飞到雕像底座附近,轻轻一拉那门把手一样的凸起。

随着门把手的拉开,一个比水面略高一点,约莫一米五左右的洞口出现在安格尔眼前……洞里无光,黑黢黢的一片,安格尔打开手电筒往里一扫,发现竟然是一道楼梯。

突然,安格尔的眼睛猛地睁大!

楼梯是不假,但楼梯的方向却并非向下,而是往上!

试想一下,一个并不大的雕像底座有一个楼梯,楼梯的方向是往上,这代表往上应该有条路。但安格尔往雕像附近绕飞了数次,全是空荡荡的一片,甚至没有一点阻碍。这就奇怪了,这条路就像是凭空搭建一般,蔓延到未知的空间。就像传说中的登天之路,没有依凭的出现,直达彼岸神国。

如果是以前那个被乔恩教导出来的,笃信科学的安格尔,此时估计是懵逼了。但经过桑德斯藏书室的熏陶,安格尔对一些神秘事件也有了自己的见解。

“或许,这也是一种空间技术,类似位面夹缝的通道?”安格尔思索道。

安格尔看着这条未知的通道,有点犹豫是不是该进去——

好不容易找到一条通道,安格尔自然想进去一探究竟。但他如今只是一个人,谁知道这条通道是不是通往外界的出口。如果他踏进去了,或许会错过和导师的相遇。

但如果不踏进去,安格尔又觉得心痒痒,在魇界的这些天,他的收获颇丰,如果里面是放置引导法的地方,他也能提前用全息平板摄录个范本。毕竟桑德斯曾经说过,这本引导法极其特殊,你记住了不一定是真的记住了,离开魇界便会忘记引导法的内容。若是率先用全息平板先摄录一遍,就算回到现实界忘记了,也不用太过担心。

如果他在这里等桑德斯导师一起进去,他可不敢曝露出全息平板的存在,自然无法摄录。当然,一切的前提,便是这道门背后,有着那本桑德斯惦记数百年的引导法。

如果这道门背后,其实是下水道迷宫的出口,那安格尔踏进去后,就会面临着和桑德斯错过。

正是因此,安格尔才有些犹豫。进去或者不进去,这是个难题。

最后,安格尔咬了咬牙,在残忍现实的巫师界,不拼搏不带着一往无前的冲劲,永远不会熬出头。大浪淘沙,不是你死在前滩,就是我溺在后浪,唯有不畏波涛的弄潮儿,在浪头巅峰步履维艰,反倒能找到一条出路。

安格尔想到这,眼里犹豫不再,带着一丝果决,躬着身子钻进了雕像底座的木门中。

木门不高,安格尔以为里面的通道也会逼仄,但意外的是,当他踏上楼梯时,便再也感受不到狭窄的感觉。

他甚至感觉不到顶部的距离,楼梯的两侧亦是无边的黑暗,就连手电筒也照不开黑暗迷雾,就像是一个混沌空间一般。只有脚下的楼梯,在宣扬着存在感。

走了约莫十分钟,依旧没有到头。安格尔默默算着距离,如果楼梯行进的高度和外界的空间距离一样,那么他现在的位置应该已经离开下水道的迷宫了。

又走了两分钟,前方突然有亮光闪现,安格尔眯着眼往上方看去,看到一个同样窄小的木门,门是打开的,亮光从里面照射出来。

安格尔快步走到门口前,并没有立刻踏进木门,而是疑惑的看向另一边。

他以为木门就是出口,但似乎并不是。因为楼梯并没有到尽头,借着门内散发的光,可以清楚看到楼梯依旧盘旋往上,尽头不知在何处。而这木门,只是这条楼梯的中间站罢了。

安格尔低下头,往门内望去。

门内是个不大的房间,头顶有类似下水道迷宫的光源管,将整个房间照的通明敞亮。安格尔一眼望去,内里东西还挺多,有床有桌有柜,似乎房间里面曾经有人居住过。

因为视角的关系,安格尔看的并不真切,但他并没有在房间里看到有魔物的痕迹。所以,他决定进去看一看,说不定导师说的引导法就在里面。

安格尔躬身踏入木门后,特意往门外望了望,他担心进入房间后,门外的楼梯就会消失。

显然,他的担心是多余的。门内门外都没有变化,楼梯依旧存在,木门也没有关上。

安格尔这才放下心来,在狭小的房间翻找搜索起来。

房间不大,桌椅与床就占了很大的空间,家具都是木质镂空的,所以安格尔一眼就能看出其中有没有猫腻。

整个房间唯一能藏匿东西的地方是床头柜,但柜子上有锁,安格尔这时却是十分庆幸拿了青年桑德斯的匕首,要不然他徒手还真不好开柜。

有匕首在手,安格尔没花多大功夫,便将柜子上的锁给撬开。

柜门一拉开,一股久未见天日的腐朽味便从里面传出来,安格尔皱眉往里望去,里面有一件衣服和绿色簿册。

那件衣服,安格尔刚一触碰,就化为飞灰消失。

而绿色封面的簿册,虽也有蠹字的痕迹,但并不严重。安格尔小心翼翼的将它拿出来,轻轻的放在桌子上。

簿册的封面写着一排他并不认识的字体。

打开内里,依旧是同样的字体,安格尔并没有见过这种字体,但翻了好几页,安格尔却是从一些日期与标注中有了推测:这本簿册估计是日记本一类的东西。

因为每一页写的东西多少不一,每页的标头都有同样的注脚,安格尔猜测这或许是日期。

既然是本他看不懂的日记,应该不是导师说的那本奇异引导法。想到这,安格尔将并不太厚的簿册摄录了一遍,虽然目前他看不懂,但等回了巫师界,说不定有机会破解里面的文字。

里面的内容说不定有什么蹊跷,毕竟是魇界里的东西。

摄录完毕,安格尔也没有将簿册放回原处,而是直接离开了木门。

在他重新踏上阶梯后不久,那本放在桌子上的绿色簿册,突然消失,床头柜被撬开的锁也恢复原样。如果有人在此时打开床头柜,便会发现里面再次恢复成了安格尔当初看到的模样。衣服还没化成灰,簿册也好好的放在原处,这里的一切都仿佛被时光冻住了般。

河北医科大学第二医院怎么样
商洛市镇安县医院怎么样
昆明哪家医院癫痫病好
六盘水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青海治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