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文苑平生首次坐闷罐

发布时间:2019-03-13 15:04:04

1961年7月4日,我们这批新兵乘坐被称作军用专列的“闷罐车”,从西安西站出发,前往新疆。闷罐车即货运棚车,顾名思义,是专门用来拉运货物的。除了放着一口水缸、地板上铺着几张草席外,整个车厢空空荡荡,无任何生活设施。直到开车前,司务长气喘吁吁地忙着给各车厢发蜡烛,我们才发现,车厢里竟然连个电灯都没有。大家全然不顾这些,一放下背包就簇拥到车门口,频频挥手与站台上送行的亲人告别。

刚上车时,新兵们都互不相识,话也不多。大家坐在各自的铺上,有的打开小包,清点个人的军用物品;有的相互搭讪,询问对方的情况;有的则闷闷不乐地斜靠着,似乎还未从离家的伤感中缓过神来。为了消磨时间,我拿出携带的《毛泽东选集》《红楼梦》《古文观止》几本书,漫不经心地翻来翻去······

这是我生平第一次坐“闷罐车”。原本以为军用专列由于保密,会一路绿灯,享受特殊待遇。殊不知,这趟军列逢站便停,见车就让,速度慢极了。大家笑称“闷罐车”的档次和我们新兵差不多。新兵在军队里级别最低,见谁都得敬礼;“闷罐车”在铁路上等级最低,见车都得避让。有时为了给对面的来车让道,往往要长时间停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荒野,无休无止地等待。有时为了赶点,途中又常常好几个小时不停车。

当大家熟悉之后,整个车厢便热闹起来。我们在昏暗的车厢里,有时讲故事,有时唱歌。几个爱好音乐的同志,主动给大家教唱《我是一个兵》《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解放军进行曲》等军队歌曲。这几首军歌,我们戏称是军队的“万岁歌”,陪伴我走过几十年的军旅生涯。

或许与即将去新疆服役有关,我们除唱军歌外,唱得最多的还是上世纪五十年代风靡全国的那首《新疆好》。大家兴高采烈地唱着新疆,滔滔不绝地谈论着新疆,如数家珍般地罗列着自己知道的新疆之最,以及有关新疆的奇闻趣事。几个西北政法学院入伍的大学生还给大家介绍新疆地名的来历。使大家知道它深含“收复失地,故土新归”之意。“故土”是指自汉唐以来,天山南北广大地区就是我们伟大祖国的固有领土;“新归”是指这片曾经被侵略者掠夺霸占的国土,是各族军民用生命和鲜血与侵略者拼死决战,才重新回到伟大祖国的怀抱。大家越说越高兴,越说越激动,每个人都处于高度亢奋状态,恨不得立刻插上翅膀飞到新疆去、飞到边防去。

宝宝胃火大口臭怎么办
心力衰竭的治疗与护理措施
海南回元堂药业固本回元口服液
益母颗粒吃多久
治疗前列腺炎想要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