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第一贤妇 第129章 替我家娘子笑纳了!

发布时间:2020-01-16 13:21:41

第一贤妇 第129章 替我家娘子笑纳了!

“噢,唐老爷醒了。”辉白拍了两下巴掌,表示欢欣鼓舞。

只那慢慢悠悠的语气,怎么听都跟“喜”字不搭边。

唐老爷讪讪地坐起来,“咳咳,人老了,身子骨不行了,这一早一晚的就容易犯晕,呵呵……”

“辉白,扶唐老爷坐下。事情还没商量完呢,别再犯晕摔坏了。”周漱坐回去,闲闲地吩咐道。

“是。”辉白答应一声,搀着唐老爷落了座。

唐老爷手里捏着那张清单,把眼睛闭了又闭,恨不能真个晕过去,闭上眼睛再不醒来。

为了救唐允,他已经搭进去一半儿的家产了。再拿出三十万可就伤筋动骨了,这一大家子人的日子还要不要过了?

可看周漱的架势,他要是不拿了钱出来,这事儿必不能善了。

挣扎了半晌,便厚着脸皮道:“二少爷,您也知道,前阵子因为我那去了的不孝子,我已经把唐家名下的房产和地产都折换成银子,拿去打点了。

今秋进账骤减,手头拮据,实在拿不出这么多钱来,您看能不能……”

“唐老爷。”周漱开口打断他,“你不必跟我哭穷,俗话说破船也有三斤钉,更何况你们唐家这条船并不破。

莫非你看我只是一个游手好闲、不学无术的王府少爷,就觉得我脑子不灵好糊弄?”

这些高门大户,哪家没有点儿私藏暗产?唐家要是已经落魄成这样了,他那王爷爹早就把唐家一脚踢开了,还会勒令他不要追究?

唐老爷连忙摆手,“不不不,唐某绝无此意,只不过三十万两也太……太多了一些,您叫我一时半会儿上哪儿给您筹措去?要不您开开恩,十万两成不?”

周漱听他一下子砍掉了一多半儿,不由冷笑起来。“唐老爷,你当是去菜市场买菜,还能讨价还价的?

那单子上写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旁的且不说。王府死了三个侍卫一个车夫,还有两个侍卫受了重伤,至今昏迷不醒。他们哪一个不是拖家带口,哪一个不是家中的顶梁柱?

顶梁柱倒了,剩下一家子老小无依无靠。嗷嗷待哺。作为主家,我总要贴补他们一些,叫他们有米下锅,有衣遮体,而不是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流落街头,冻饿而死吧?

莫非在唐老爷眼里,这些人的性命就不是命,是草芥不成?”

唐老爷见他寸步不让,心里也生出了火气,忍不住跟他算起账来。“二少爷,账不是这么算的。

王府的侍卫每人每月顶多四五两银子,一年四五十两。就算他出生开始赚钱,能无灾无病地活到一百岁,也就能赚个四五千两的样子。

您一张口就要三十万两,岂不是……”

后半句因撞上周漱冰冷的眼神吞了回去。

“唐老爷这种算法当真新鲜。”周漱面沉如水地道,“那我倒要问问,唐老爷每月赚多少银子?从现在开始活到一百岁总共能赚多少银子?

你算个数出来,我拿了银子换你这条命如何?”

唐老爷悻悻讪讪的,说不出话来。

周漱冷哼一声。暗道他还是心太软,就该跟简莹说的一样,要个一百万两。像是唐老爷这种滑头的人,你客气了他就当你好欺负。

再开口。便丝毫也不客气了,“说凡事好商量的可是唐老爷你,我没有工夫跟你浪费口舌。你若继续商量,就痛快一些,若不想商量,我立刻去知府衙门。

你若以为我不声张是因为不敢。那就大错特错了,我不声张,是因为没有必要。

你莫忘了,你儿子犯下的案子,尊夫人也有份儿。若不是有我父王关照,你以为尊夫人还能好好地躺在府里养病吗?

我想处置了尊夫人给我娘子出气,有的是法子,不用非得把这件事摆到明面儿上来。

殊途同归的道理,唐老爷不会不懂吧?”

唐老爷自是懂得殊途同归的道理,更懂得破财免灾的道理,两眼黯淡,有些萎靡地坐在椅子上,“这银子我拿了,只是一时半会儿凑不齐,二少爷能不能宽限我几日?”

“当然可以。”辉白笑眯眯地接起话茬,“那就请唐老爷写下借据,限期三日,凑足三十万两。超过三日,开始计算利息。”

唐老爷愕然地张大了眼睛,“还要算利息?”

“唐老爷不必担忧,咱们没那么黑心,只算二分利。”辉白温声细语地安抚他道。

二分利还说不黑心?

唐老爷腹诽着,又气又急又心疼,出了一身的汗,说不出是冷还是热。

辉白看了他一眼,又从袖子里掏出一叠纸来,“这是当票的副本和赎回这些首饰的票据,请唐老爷把这银子一并算上吧。”

唐老爷接过票据翻了翻,粗略一算,又有差不多一万两,只觉喉咙一甜,险些喷出一口热血来。强撑着写下借据,按下屈辱的手印。

辉白自己先看了一遍,又拿给周漱过目。

周漱看了看,觉得没什么问题,便交给辉白收着,而后站起身来,“事情了了,那我就先告辞了。等唐老爷凑足了银子,我自会叫人将供词连同人证王宝一并送到府上。”

“是,二少爷慢走。”唐老爷耷下眼皮,遮住眼底的怒意。

周漱走了几步,忽地又想起一件事来,“我家娘子这次受惊不小,我不希望同样的事情发生第二次。

那个‘自作主张’、‘离府出逃’的婆子,还请唐老爷能妥善处置,若她再自作主张一次,我要跟唐老爷算的账可就多了,新的旧的加起来,就不是三十万两能解决的了。

还有尊夫人,既然病了,就让她好好养病吧。倘若日后我或者我家娘子在济南府遇上尊夫人,话不投机出了什么事,也不是三十万两就能解决的。”

那婆子唐老爷是早就打算舍了的,处置便处置了。可不许唐夫人在济南府露面,岂不是逼着他把人送走?毕竟是发妻,还有那么多儿女看着,他怎么忍心?

若不答应,惹恼这位,那后果……

一时后悔自己不该因为理亏,又迫于周漱的气势仓促地写下借据。如今借据和供词都在人家手里,自己根本没有讲条件的余地。

心思转了数个来回,终是忍辱负重地答应了,“是。”

周漱点了点头,往前走了两步,又想起一件事来,“对了……”

唐老爷眼皮狂跳,“二少爷还有什么吩咐?”

“那盒子首饰……”

“送给二少夫人了,权当唐某替贱内给二少夫人赔罪了。”唐老爷识趣地道。

他这样子,哪里像是真心要还的意思?三十一万两已经没了,也不差这一盒子了。不如大方一些,赶紧把这瘟神送走了。再跟他打两轮交道,只怕唐家大门上又要贴一层白纸了。

周漱扬起唇角,“那我就替我家娘子笑纳了。”

――(未完待续。)

深圳博爱曙光医院电话
深圳肛肠医院看病好不好
子宫内膜损伤的医院哪家好
安徽治疗龟头炎费用
汕头能做包皮过长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