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全民大穿越 162.愚蠢的人类啊(纯标题党...

发布时间:2020-01-17 01:00:33

全民大穿越 162.愚蠢的人类啊(纯标题党...

一个由木头树枝草草搭建的小木屋中,七八个人半百老头口沫横飞的互相喷洒口水,时而红脸拍桌,时而优雅握手。

在这草草铺设的会议场外,里三层外三层驻守着七八只队伍,人数超过两百多人,什么人种都有,互相大眼瞪小眼,神情冷峻,手都伸入怀中,随时准备抄起藏在胸口,衣袖中的木棍,石刀乃至于拳头这种原始大杀器来一场血淋淋的厮杀。

气氛严峻至极,但也一直如此蔓延着,丝毫看不出爆发的可能性,看规格和气氛,仿佛只是一场黑帮老大划分地盘利益的谈判,但如果将这场会议的内容和与会人员放到现实中去,那将会是一场全世界人密切关注,足以震动世界格局的顶级峰会。

拥有远超现任总统的影响力的美国前总统,独霸俄罗斯多年的政治铁人,统治着拥有地球有史以来最多人口国度的华夏帝国皇帝,光是这三个人站在一起,就足以引起连绵不绝的猜测,更何况在其身边的还有英国副总统,法国军界上将等等声明显赫的政治人物。

而他们要谈的议题,只有一个,就是在关于在这次虚拟武斗大会上联手争取好名次的各项事宜。

也许是离开政坛有一段时间的缘故,奥巴牛对这种勾心斗角的政治对话感到有些不适应,纵然身体依旧弥漫的用之不绝的精力,但心态已经不再适应这种环境了,但没办法,美国的荣誉,美国的利益都挂在他身上,容不得他有一分怯色和避让,更何况这个联合的议题还是他提出来的。

各方态度依旧暧昧,甚有模凌两可的意味,纵然奥巴牛知道诸位政治人物肯来赴会本身已经代表了某种意味,但涉及到具体框架的时候,就不约而同的打起哈哈来了,故左而言他,太极拳打得甚好。

非人类强者横行,关卡nPc实力强悍,所有人都知道联合是最优的选择,但清楚归清楚,但落于实处碍难却是许多。

美国提出这个联合框架,自然而言想谋求主动权,但在这虚拟大赛中,局势可以说比现实中那已经达成相对平衡的世界局势要险急很多,毫不客气的说,在座每一个人都是另一个的敌人,想要在大赛中排名提高一位,那道时空管理局许诺的洪荒疆土,就得硬生生踩下一个人,这般情况下就注定了紧密的联手完全就是虚妄,而且是极度弱智的。

如果其中在座的一个人站起来拍拍奥巴牛的肩膀,豪迈的说道:“惜英雄重英雄,你的提议我放心赞同,就跟你干了。”奥巴牛自然笑的极其开心,炮灰战术顺手而来,保证美国参赛选手排名陡然飙升一大截,奥巴牛顺利登顶国家民族英雄,而那个人等到大赛后估计会被国内反对势力和民众的反对声浪活生生弹劾到死为止。

在座每一个人都是切身代表着自己国家的利益,哪里容得下一丝半点的容忍和视而不见,尤其是他们知道他们的言行不仅有电视全程给予直播,还有不计其数的幽灵观众在旁观看的时候,就连上厕所尿个尿都都恨不得摆出一副光辉伟岸的形象,所以此刻更加谨言慎行,将多思多虑做到极致,每吐出一个词都恨不得噎回去再咀嚼个几十次。

每个人的心思都不一样,对于

1000

联合的看法都有出入,华夏皇帝和俄罗斯总统都有意无意的试图占据联合主导权,而剩下的几个国度领导人则是哈哈不断,其实心头恨不得联合失败,此刻参赛选手实力对比极其明显,华夏国人多势众,美国一方紧在其后,俄罗斯则是军队精锐极多,三方都是一大势力,剩下的所有势力加起来还不如以上三家中的一家,几乎都可以和这场大赛告别了,如果不是顾忌着一个不顾人类大局的声名落到头上,保证他们来都不想来,如此林林种种,会议内蕴的复杂性和难度可见一斑。

复杂的谈判依旧进行着,奥巴牛舌灿莲花反复攻关说项,他有把握能将这个框架搭建起来,毕竟对于洪荒疆土势在必得的人这里还是有不少的,但唯一的问题,就是时间。

每一分每一秒过去,在这种比赛中都是巨大的浪费,但却无法,就在此时,木屋外面一阵喧闹,奥巴牛的实力底蕴在场中众人中算是最强,第一时间察觉到外面喧闹的不妥。

“敌袭!?”推开木屋一看,首先看到的就是远处的血雨腥风,一道壮硕到非人的身躯在人堆中来回自如,发出邪恶狂笑,什么也没做,就是一个字,撞!

两米到三米的高的身躯,披着黑斗篷,露在外面的肌肤呈非人的铁青色,一路横冲直撞,挡者披靡,擦着就上挨着就死,仿佛一辆开出F1赛车时速的坦克车在繁华人行街行驶般。

这还不止,一条同样披着黑斗篷,高挑苗条身材的人宛如一抹幽魂一般,来回闪烁,每一次都是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别人的背后,轻轻触碰一记后便闪烁离开,而此时被触碰的人就软软的倒下去。

仅仅是两个人,却以无比娴熟和恐怖的杀戮手段搅乱了诸国联合的警戒阵线,这次诸国领导人直接进行巅峰谈判,自然不可能将全部人马带过来,只能选取\u

2000

4e00些精锐赴会,但不管前身是军中悍将,民间战神,面对这种局面都显得无计可施。

两人一出现就以强横实力进行杀戮,防线便出现混乱和波动,这里集结的是少说都有十数个国家的部队,相互之间一点默契都谈不上,想要主动出击,却迎面撞上别国势力人的背,然后两人成为滚地葫芦,被巨汉一脚踩死之事也实属常见,而真正的强者,诸如恩莱科之流也只能饶头,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出手,这个局面实在是太混乱了,一出手只怕尚未制止敌人就要给自己人制造大量误伤。

奥巴牛等人出来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局面,别人姑且不提,英国副总统一看到这两人,当真怒火盈眶,大喝一声,眼珠子陡然变得幽绿,猛然飞扑出去,五指如钩虚空一划,十道风刃横空飞舞,乱序切割。

荒兽异能,乱风鼹鼠--暴风切割

“该死的魔王军,受死吧。”一语既出,当真震惊诸人,这两个神秘人居然就是横空出世,带给世界极大震动的魔王军,奥巴牛露出一抹坚决,作为和魔王同归于尽的贤者的传人,将残余的魔王势力消灭是他义不容辞的,正准备出手的时候,却陡然感受到一股致命的危机来袭,连忙改前扑为横滚,规避危机时候也不忘将身边的几人一起带走。

“阴秽,秘毒,狡蜥,吹熄,超魔技巧――咒语简略,法术极效,黑死之水发动”

一道黑色光柱自远处的丛林中射出,却是对着半空而射,临到众人头上后陡然炸裂,无数漆黑水滴落下,一落到地上,就发出吱吱的腐蚀声,落于人身上,立刻就忍受不住滚地痛呼,英国副总统发出的风刃直接被漆黑之雨消融,连带将他也一起笼罩其中。

扑滚出数米后奥巴牛才回首看去,方才他所立之地此刻已经出现一汪漆黑水潭,木屋不见了一大半,地面被腐蚀出一个数米大洞,见状奥巴牛不由得不寒而栗,如果闪避慢了估计他连骨头都不一定剩下来。

估计是因为这个法术一大半的威力都朝木屋袭去的缘故,场中众人撇除少部分强者外,几乎身上都带上腐蚀灼伤,不住痛呼,但却没有人死亡,唯一一个重伤的人就是那个首先出手的英国副总统,一只手被腐蚀成白骨,正躺在远处哀嚎不已。

“将世界染成漆黑的雨水,凄厉而痛苦的哀嚎,配合起来真是一幅让人赏心悦目的画面,初次见面,向你们致以魔王军的问候。”

从远处的丛林中,数十个身披黑斗篷的人走出来,为首的一人面目苍老阴戾,白发柔顺的劈在肩膀上,拄着一根白骨拐杖,腰背微弓,但走在大地之上,却自有一股超然风仪,静静走着,却让人无由来的联想到天边弥漫而来的乌云,静谧,幽暗,还有深沉的压迫感。

“你是谁。”奥巴牛喝问着,老者拄杖停下,微微一笑:“我的名字叫做摩西。撒旦,魔王陛下七原罪战将中的暴食原罪,当下魔王军的领导,很高兴有终于直面相见的一天,我等的宿敌,光明勇者阁下。”

只有二三十个人,却带来非同寻常的压迫感,掀起滔天杀戮的两个黑袍人此时也回归到魔王军的队伍,被轰乱阵线的警戒人员才获得些许喘气时间,结成阵势掏出诸般武器对垒,摩西款款而谈,话语优雅谦和,如同一个有着良好修养的老绅士一般,但在奥巴牛的眼中,这个看似风度翩翩的老头,却宛如一个吞噬万物的深渊黑洞一般,无时无刻都散发着某种不可视,不可查,但却真实无比的……势。

“光……在消失!?”

不知是真实亦或错觉,奥巴牛总觉得周遭环境愈发昏暗阴沉,直到拉斐尔一语道破之后才警醒过来,但也不自觉的冒出几许冷汗,虽\u71

2000

36不知道具体如何,但摩西深不可测的印象已经深入到每个人的心中。

“你们有什么目的。”这次大会鱼龙混杂,黑帮杀手之类人物数不胜数,多个魔王军并不算什么,但明知诸国领导人都云集于此,却如此明刀明枪的杀过来,还如此从容自在,总让奥巴牛感觉到一丝荒谬,因为这现实中这般情况根本没有发生的可能性。

“我们的目的?至始至终只有毁灭世界这一点而已,当然,在正式战争之前,来一次友好而热烈的当面宣战也是必须之礼节!难道你不这么认为吗。”

优雅而从容的老者淡淡笑着,但身上说不清道不明的气势却与时剧增,不仅周遭环境渐渐变暗,就连天空都渐渐弥漫起乌云来,无需做势,无需动弹,自然而然让天地为之变色,让人根本无法理解,但许多人的神色渐渐变化,露出一抹不安。

“大言不惭,些许阴沟爬虫,就算阴魂不散,但真的以为自己能走上台面吗,快点释放上次抓走的人质,接受法律的正义制裁。”袁沙源踏前一步大喝着,上次英国公主成人宴上被抓走的人质,其中就有华夏国的两个顶尖权贵家族的核心继承人,甚至其中一人与皇家还有些许血缘关系,算的上是袁沙源的侄子辈,当下整个世界都在搜寻魔王军的下落,但却一无所获,眼下有机会袁沙源自然不会错过。

“人质?这位尊敬的陛下您用错形容词了,经过老朽的劝说之后,这些可爱的孩子们已经背弃了虚伪与注定泯灭的光明,彻底投入了黑暗与混沌的拥抱,成为我们魔王军忠实的一份子了。”随着老者优雅的缓缓诉说,背后数十名黑袍人中有几人解开自己的兜帽,露出了自己的容貌,袁沙源奥巴牛等人心头一惊,虽然这些人容貌都或多或少的出现了少许变化,或脸上多了些漆黑鳞甲,或瞳孔变色,或脸上长满不详的魔纹,但都可以清晰的认出这些人就是之前被魔王军掳走的人质。

容颜依旧,但这些人的脸上都带上极度的邪气,或咧嘴狞笑,或阴戾肃杀,但无一例外,看向对面都带着强烈的敌意。

“混蛋。”奥巴牛轻声低吟,心头怒火暴涨,之前雷鸣登武器公司高层被洗脑,集体叛变到魔王一方之事尚在眼前,眼下又发生这样的事,奥巴牛已经可以想象得到稍后世界将会引起怎么样的动荡。

英国副总统也不顾自己一只手被腐蚀掉,强忍伤痛大声呼喊,但英国的那位九公主却是冷笑不断,丝毫不做回应。

眼下局势陡然变得相当恶劣,纵然被洗脑叛变,但依旧不改这些人质背景雄浑这一事实,胡乱动手,谁也不敢保证后果,袁沙源就是如此,他那个侄子辈的小子他可以不当一回事,但他的家人袁沙源就要重视少许,如果层层牵连下去,最后搬出自己的生母,前帝的老太后对自己絮絮叨叨也是一件烦心事。

在场高层心头都有数,场面一时间僵持下来,魔王军似乎也浑然不在意,气氛骤然陷入无比的死寂中。

就在此时,一声略带着急的声音陡然从天际传来:“小心,这是摩西的阴谋……”

从天际而来的声音尚未说完,摩西就淡淡说了一句:“晚了,地狱的镇魂曲,开。”浑浊如深渊的黑瞳骤然变得妖异血腥,瞳孔竖立,宛如蛇瞳一般,散发着无比恐怖的气势,手中骨杖一顿,刹那间天地巨变。

无边黑影自地上如水波般荡漾而去,空气刹那间被染红,瞬息之间整个世界仿佛被改变了一般,大地之上伸出一只只骨爪,僵尸与骷髅从地上爬起来,张大着恐怖的大嘴,伸出无肉的干枯大手,朝站在地上的人噬咬而去,无数幽魂鬼影重重而线,带着阴森鬼泣呼啸来往。

奥\u

2f74

5df4牛等人吓了一大跳,天地骤变,周遭一切环境都仿佛被拖到异世界中,阴森恐怖的敌人从脚底,身后,头顶不断冒出来,极度难缠杀不胜杀,顿时陷入了苦战之中。

“盖亚,既然来了,为何不露面和老朋友聊聊天呢。”摩西淡淡而语,天空应声出现了一道金色光柱,一个白袍白须的老者从中走出来,一声叹息:“摩西,我们有一百年还是两百年没见面了。”

“正确点来说,有两百一十三年,但有什么所谓呢,时间对我们来说并没有意义,往昔一切就好像发生在昨天一样。”

“是的,一切往事都好像发生在昨天一样,你也没有任何改变,一样的阴险毒辣,哪怕面对实力比你弱很多的人,也都是这样故意拖延时间,暗中施展魔法来偷袭。”

“我并不认为我的言行是阴险毒辣,我仅仅是正确的运用我的智慧,合理的安排战术尽快击倒敌人而已,对来势汹汹的生死大敌,居然还有放松闲聊的心情,我只能说人类的素质是一代不如一代了,倒是盖亚你还是和以前一样爱心泛滥和愚蠢,甚至还变本加厉了,居然愚蠢到用自己的灵魂封印魔王陛下,这又有什么意义呢,陛下是黑暗与混沌原力造就的天命者,是魔也是神,是亘古不变的永恒者,而你的灵魂仅仅是凡人而已,一百年,一千年,一万年,甚至不用那么久,随着人类对世界的破坏,业力反扑之下,世界对陛下的支持也在与日俱增,终有一天陛下会破封而出,而你,将会灰飞烟灭。”

“虽然我也认为他们笨了一些,但并不碍事,世界会进步,人类也在缓慢的积蓄力量,五百年前的人类在魔王面前只能颤抖,但五百年后的今天,人类已经拥有了和世界同归于尽的力量,五百年后,人类终将会积累出足以毁灭魔王,为这世代更替的循环命运画下句点,摩西,我亲爱的师弟啊,你的道路终究是错误的,回头吧。”

盖亚神色寂寥,带着几许追忆和温蔼,摩西淡淡冷笑:“你的理想和信念依旧那么可笑,将自己的一切牺牲掉,将希望托付给未来,但眼下这个世界,又有谁能承托得起你的期盼呢,在兴盛之时燃起毁灭的奏歌,创造与毁灭,无限的轮回,是这个世界乃至于整个宇宙的不断生态循环,你的理想根本不具备任何可行性,还有我必须更正你一点,再我觉醒暴食原罪烙印的一瞬间,我就不再属于圣十字魔法教会的一员,不再是你的师弟,而是永生永世追随魔王大业的黑暗行者。”

“种子已经洒下,终归会发生根发芽的一天,纵然我看不到,但我相信,会有那么一天,人类凭着自己的力量征服天地,屹立在生死兴衰的外,而你又如何,将身心投入黑暗的怀抱,接受原罪烙印传承,永无止境的将眼前一切归于毁灭,又有什么意义呢,一次又一次的毁灭,一次又一次的轮回,终究有朝一日,你的自我会泯灭的无穷尽的时光之中的。”

“久违的见面,我们就只能聊些无聊的信念之争吗,两百年前,你说服不了我,我也改变不了你,今日今日,一切都已经没意义了,你仅剩一缕残魂,而我驻世长存,盖亚,如果你没有其他的话要说,就站在一边看着吧,看着我将那些所谓的种子……彻底扑灭。”

盖亚沉吟不语,手中金光闪烁蓄势待发,但此时,一道人影凭空出现在魔王军的上方,俊美妖异的面容,邪异狰狞的双眸,身上被无数金色锁链捆绑住,但眼下,这些锁链出现了些微的破碎。

“盖亚,吾可不会允许汝打搅这难得的愉悦表演,还是说,汝想继续当日的一战。”

盖亚思虑一二,手中金光渐渐黯去,摇了摇头道:“呵呵,差点忘记了,只要我一出手,魔王陛下你就可以获得出手的机会,真是好险呢,不过遥远的东方有一句谚语说得好,君子不动手,可以动嘴,这个地狱的镇魂曲能将幽冥地狱和人间重合起来,是个威力相当恐怖的魔法,但弱点也相当明显,施展的人必须专注精神来维持两界重合,稍微一个分神说不定就会引起魔力暴走呢。”

说的那么明显,还特意放大音量,底下苦战的众人听得一清二楚,数名强者当即震开旁边的幽冥鬼物,朝魔王军直接杀去。

对于盖亚的提醒,摩西冷哼一声,无需他多言,身边的魔王军便扑上去,捉对厮杀起来。

奥巴牛一马当先,身上洋溢着明亮和煦的光晕,带着无边浩然正气,凡是近身的幽冥鬼物都抵不住他三拳两脚,但一道强横无匹的黑暗斗气横掠而来,将奥巴牛挡在了原地。

黑色兜帽之下是漆黑的阴影,看不清面目,但背后张开的十米漆黑能量羽翼扑腾煽动,方圆百米之内草木枯萎焦黄,大地陡然开裂,似被无形的能量腐蚀掉一般,无需作势,具有无穷极恶威势。

“你是谁”

“傲慢原罪――路西法,很高兴见到你,现在,请你安息吧。”

蜀山区五里墩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怎么样
四川电力医院怎么样
癫痫的治疗方法
云南省癫痫病医院
治疗白癜风医院西安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