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维多利亚的秘密 第63章 战争前夜

发布时间:2020-01-16 21:53:52

维多利亚的秘密 第63章 战争前夜

慕尼黑到也就300公里,现在的火车时速50公里,也就是6xiǎo时的车程而已,欧洲最重要的城市之列的慕尼黑和当然是通火车的,所以这其实只是一段朝发夕至的短途旅行。

城市电不可能很快就普及到全世界,可是电力却有可能很快到达全世界所有主要城市,因为法拉第电力公司不仅建造电,还直接出售风力发电设备,迫不及待的个人用户和企业用户可以在第一时间享受到电与光明,就是这么一座城市。是唐宁的第二家园,也将是第二个建电的地方,在电没通之前,风电设备就已经大行其地来到了这里,在,唐宁的声望一diǎn都不比在英格兰逊色。

这还是普通瑞士公民眼中的声望,若论商界,那就更了不得,欧陆钢铁公司发展势头之强劲,盈利能力之强悍,几乎能比肩英国钢铁公司。欧洲的工业家渐渐发现铝材的价格暴降,降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地步,知情人士一查方才知晓,原来钢铁大王又创办了欧洲铝业公司,以超低的成本生产铝材。得,两大重工业原料都掌握在剑桥伯爵大人的手中,这就叫执重工业之牛耳。往大了説,所有从事重工业的人都得看伯爵大人的眼色行事。

一般来讲,金融业的最重要的竞争力是资金规模,你钱越多,历史越悠久,就越容易取信于储户,但银行是一个例外,因为它是唯一有电汇能力的银行,转帐只需几个xiǎo时,更有当世第一工业与科技大师的名声支持。魔鬼大使徒的外号虽然吓人,可是捐赠150万英镑用于公用事业的名声更吓人,这是什么?妥妥的吸血放债人的反义词啊,谁不乐意把自己的财富放在不可能贪图你那diǎnxiǎo便宜的人的手里?银行崛起的速在金融业竞争激烈的瑞士堪称奇迹。现在提起银行,瑞士人几乎无人不晓,“知道,那是电报大王的银行,可以用电报的速汇款”,这就是人们对银行的印象。

对于大银行来説,你很难説动他们去使用你的汇款系统,可是xiǎo银行就不一样了,他们其热这个系统,这就意味着xiǎo银行先在银行开户,再以此为平台办理业务,银行的实际络发展得更快。唐宁来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注意到了中xiǎo银行对自家电汇系统的热爱,有爱就得受羁绊,唐宁指示下去,所有与银行签约的同业客户都可以在宣传广告中明示“采用银行电汇系统”,有返diǎn!这就像intel_inside的广告一样,哈哈,这么一来,银行的牌影响力就更了不得了。

盘diǎn另一家唐宁在的企业:瑞士证券交易所。做市商制果然了得,股民们渐渐都发现了唐宁的交易所里买卖很顺畅,成交迅速,那当然,有一家做市商充当中介,只要你想交易,随时奉陪,闻到了腥味儿的金融企业纷纷申请成为瑞士证券交易所的做市商,于是,唐宁又引入了评级制,为申请的做市商进行评级,根据实力和信誉等因素,让股票发行商有一个可靠的参考。而瑞士证券交易所自己也是做市商,不参与自己编制的排名,毫无疑问,它是超凡的存在,不需要排名也是响当当最有实力和信誉的,由瑞士证券交易所承发的股票甚至要求必须分红,这也给了别的做市商机会提供多元化的服务。

看看瑞士证券交易所发展得不错,唐宁的下一个目标就是进入企业债券发行行业,核心的竞争力是对企业进行评级,让股民有一个可靠的参考。

从某种程上来説,债券是比股票更有威力的金融武器,你想想,当一个国家打仗的时候会做什么来融资?没错,发公债啊。对企业来説也是一样的,如果发行债券能融资,你何必要出让自己的股份啊,假如你看好自己的企业的发展,你是不会轻易让出股份的,所以,发行债券的企业往往是那些有前途的企业。而债券这种投资方式正是稳健的投资人喜欢的,股票明年什么样儿没个准儿,而债券,那是看得见的摇钱树。

在的最后一个企业就是用来代替在英国生产不了的电报机生产线了,在没有跟英国最后闹掰之前,唐宁仍然不打算公开出售在生产的电报机,只是用于自己旗下企业间的通讯,以及赠送给关系户,“瑞士电报公司”低调创建,明确表示暂不公开出售电报机。这个“暂”字,将给英国巨大的压力,假如英国再不让步,説不定什么时候这个“暂”就消失了。

明眼人已经看到电报大王的日已经不远,哪有能受得了这种压力,这就意味着原来购买英国电报公司25%股份的300万英镑打了水漂,内阁下台的机率很大。

内阁不会现在就下台,因为现在战争的阴云密布,俄国人已经入侵奥斯曼帝国的疆域,企图在克里米亚半岛获得黑海到地中海的通道。英法都反对俄国人的南下。在欧陆,法队已经组成了远征军,准备跟俄国人开干,在黑海,英国皇军海军已经跟法国海军组成了联合舰队,威逼俄国黑海舰队,试图阻止他们的入侵。

在打败拿破仑的反法战争中,最后的大赢家是英国和俄国。俄国地大人多,地理位置特殊,连拿破仑大帝的50万精锐法军都被耗死在他们广袤严寒的土地上,大部分被拿破仑拿掉的欧陆王族贵族统治者是靠俄国人才重新掌控原来的国家,所以俄国人自第七次反法同盟之后有diǎn飘飘然,竟然连联军的虎须都敢去捋一捋。

英国尚未正式向俄国宣战,但双方剑拔弩张的气氛已经预示着一场大战近在眼前。

战争要打响,无线电报意味着什么?

大杀器!

由于没有新的无线电报机产出,英国已经开始征用民用电报机,并严禁这种大杀器出口,法军也知道无线电机报的厉害,可惜他们没有途径获得,只能从英军那里得到了少量,只配置到核心的指挥部门,堂堂的法兰西皇帝陛下已经感觉到电报大王的威力所在。

瑞士电报公司的成虽然低调,却立即招来了各队的大量订单请求。英法俄的驻瑞大使全部第一时间求见!这个时候,电报机已经不是贵贱的问题,而是非卖,战略物资。一时间,成了世界的焦diǎn。

亲疏有别,先见英国大使查尔斯奥古斯都默里。

寒暄过后,默里表示他代表皇家海军邓达斯先生,向瑞士电报公司采购一批电报机。

唐宁一边喝着中国运来的龙井茶,一边阴阳怪气地道:“我们瑞士电报公司才刚刚成立,货源很紧,主要是面向欧陆客户,你看,我们这么低调,而且不公开发售的。英国电报公司才是电报界的大佬啊,皇帝海军何必舍近求远呢?”

默里略为尴尬地道:“伯爵大人,您也知道,自从您离开英国电报公司之后,他们再也无法生产新的电报机了,看在党国的面上,这个……”

唐宁把头摇得像波浪鼓似的,説:“不能!我的技术都已经毫无保留地倾囊传授给英国电报公司的工程师了,他们忽悠您的吧?是不是皇家海军开的价低?还是他们要价高?这

帮家伙,不爱国了!虽然我不是英国电报公司的了,可是还是大股东啊,回去我好好説説他们,真不像话!”

默里:“……他们真的造不出来,地球人都知道……”

“啪”,唐宁一拍桌,义愤镇膺:“这些笨蛋,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这diǎn道理都不懂,关键时刻掉链,成何体统!你给相传个话,让我回去当,收拾这帮没用的东西!”

唉……默里是白痴也知道唐宁的意图是什么了,他默默地收拾,回去传话。

还是亲疏有别,法国皇帝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但好歹皇后陛下是自己的……朋友,得见见。

跟大使们寒暄对唐宁来説已经很习惯了,是一个德语占优的城市,这阵唐宁都在讲德语,忽然拾起法语来,有一种很亲切地感觉,寒暄得更是令人如沐春风。

唐宁不急,继续喝龙井,最近好这口。

还是法国大使先言归正传,説:“尊敬的伯爵大人,我们皇帝陛下过去可能跟您有些xiǎoxiǎo的误解,您看,听説您现在已经找到了新的美丽高贵的结婚对象,真是要恭喜伯爵大人啊。”

想到茜茜公主,唐宁不禁脸上泛起甜蜜的微笑,频频diǎn头。

法国大使用余光看了唐宁的眼色,感觉有戏,心里就活泛起来了,説:“法兰西是一个巨大的市场,像您这么一位出色的企业家一定不会放过。我们皇帝在就职的时候説:‘我们有大量的未开垦的土地等待开发,大量的道等待修建,港口等待挖掘,河流等待导航,运河等待完工,一个铁等待完善。我们的马赛面前有一个巨大的王国等待着融入法兰西。我们还有许许多多西边的港口需要现代化的交通工具连接美洲,可是我们现在还没有。我们有废墟需要重建,伪神需要推倒,真理需要珍视。这就是我看到的帝国,这就是我看到需要征服的东西。’

您看,我们皇帝跟您这位大工业家是多么的有合作的根基。铁会用到您的钢铁,港口和航运会购买您建造的远洋巨轮,我可是听説大工程师布鲁内尔成了您的水晶造船厂的厂长。将来大有可为。”

唐宁继续微笑与diǎn头。也不是一无是处,你看国王,力排众议,招揽了众多异教徒科家,要不是国王的开明,他也不敢在伯爵府晚宴上把论给抛出来啊。

法国大使继续忽悠:“伯爵大人,我知道您对共和派很同情,不过,请您想想,法国落后英国那么多,没有一个强大的威权如何能够带领法国人民拉近这越来越大的距离呢?这是800万法国选民中绝大多数人的选择,这才是真正的民意,雨果那帮人是人,人误国!您知道吗?在法国大革命的时候,一个国家自身难保的情况下,雨果还大谈欧罗巴联邦!虽然他在上的造诣令人尊敬,可是他的政治观diǎn……实在令人难以苟同啊!”

唐宁失笑:“雨果先生确实……理想了。不过,我得説一句,我并不是同情共和派,我是没有政治立场的。我同情的是法国的整个化和艺术界,威权的好处也有,坏处也有,最坏的是对舆论的压制,还有舆论监督失去之后权力的滥用。您觉得雨果先生幼稚是吧?那好,你得让声音发出来,让法兰西人民都听到,由他们来决定谁幼稚,谁靠谱。易的作法是让这些声音消失,那不行,你的耳根倒是清静了,可是法兰西人民也失去了兼听则明的机会。这是会出问题的。

你来找我交流,也许会让我在法兰西做生意,这看上去很好,但是!只是表面的繁荣,万一我哪天报上説了什么不该説的话,易一声令下,根本不用法院审判,我的报辛苦经营的成果就完了,説封杀就封杀,我们投资人有安全感吗?説不定连我可能投资的什么电报啊自行车照相机啊,钢铁啊,全都收缴。这个事儿易最喜欢做了。他悔婚的时候赔了800万法郎,他一个政变都要靠寡妇资助的穷光蛋哪来的钱?没收其它贵族的。让我在易的威权统治下做生意吗?给我一个让人安心的理由先!”

听到某唐对皇帝陛下如此蔑视,法国大使脸绿了,他知道购买电报机这种事提也不用提,只能讪讪地説:“这……这……都是谣言,别有用心的人制造的谣言啊……”

唐宁:“我的报有写过政治方面的东西吗?易毫不犹豫就干掉了,这已经铁板钉钉的证据摆在我面前,我是相信你呢,还是相信我报法国分社的同事发给我的报告呢?”

法国大使只能尴尬地擦汗。

唐宁:“你回去吧,我们没什么可谈的,世一日不下台,我一日不跟法国人打交道,哦……也许皇后陛下例外,让美丽的皇后跟我谈谈,也许我会看在老朋友的份儿上,考虑考虑。听説皇后挺有政治智慧的,説不定她有什么办法能让我安心跟法国人打交道,你就……就这么着吧。”

法国大使的脸翠绿了,让“美丽的皇后”来谈,这不是让全体法国人戴绿帽吗?这茬谁敢提谁被易当场拍死……大使阁下灰溜溜的退下了。

山西省心血管病医院
彭阳县妇幼保健计划生育服务中心
湖南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江门市治疗牛皮癣医院
芜湖治疗龟头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