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基建贷款收紧催热基建信托地方政府担保仍是卖点

发布时间:2019-08-14 17:19:52

近期,基建产品因其在政策监管下发行热情不减而备受关注。尤其是一系列或明或暗掺杂地方政府隐性担保的基建信托项目的发行,使得去年年底等4部门发布的《关于制止地方政府违法违规融资行为的通知》((以下简称“463号文”)显得颇为尴尬。

“463号文主要约束类项目,并没有完全禁止基建信托,对公益类项目之外的基建信托,影响很小。”用益信托工作室研究员王利在接受中国房地产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普益财富研究员范杰也认为,“从目前来看,463号文失去作用。”

基建信托的爆发式增长,尽管背后有地方政府撑腰,但“基建信托井喷式的增长依然存在很大的风险。”中投顾问房地产行业研究员殷旭飞不无担忧。

基建类信托收益直逼收益率“冠军”房地产信托收益。

基建贷款收紧催热基建信托

目前,我国信托资产规模已超过保险业成为仅次于银行业的金融业老二。其中,基建信托自一季度以来,无论是发行规模还是收益率都保持了增长态势。

而5月份,基建类信托产品的这种逆袭依旧延续。据普益财富最新发布的5月信托数据显示,从收益率上来看,主要投资领域中,除去房地产领域3年以上期产品平均预期收益率上升0.72个百分点至11.3%、基础设施领域2至3(不含)年期产品平均预期收益率上升0.03个百分点至9.64%外,其他主要领域的各期限段预期收益率均有不同程度的下降。

而基础设施领域信托在总信托产品中的排名,4月份位居第三(平均每只信托成立规模2.09亿元,环比增加13.24%,前两名分别为房地产和证券投资类产品),又前进了一名。且基建类信托的收益自今年以来就一直较为稳定,直逼收益率“冠军”的房地产信托收益。

“二季度基建类信托仍将延续增长势头。”王利预测。

“由于国家对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进行了一定的限制,银行方面收紧了对基建项目的贷款,而地方政府又需要大量的融资来刺激经济更快地发展,因此,信托融资无疑成为了一个很重要的渠道。同时,在国家大力调控房地产、进行经济结构调整的背景之下,基建类信托不论是在收益还是在风险方面都要优于房地产信托,从而导致基建信托井喷式地增长。”殷旭飞分析道。

尽管有禁令,但“地方政府担保函”并未绝迹

地方政府财政担保仍是卖点

地方政府的财政担保是基建信托类产品吸引投资者的一个重要因素。去年年末财政部等4部门发布的463号文规定,地方各级政府及所属机关事业单位、社会团体,要继续严格按照《担保法》等有关法规规定,不得出具担保函、承诺函、安慰函等直接或变相担保协议。

但实际上,地方政府担保函今年并未绝迹。从基建类信托的快速增长可以明显地感觉到,其发展显然并未受463号文太多影响。

中国房地产报记者从信托网上看到,新华信托5月推出一款6亿元的南京六合区整治工程建设项目应收债权投资资金信托计划,融资方六合国资为国有独资公司,用于偿还保障房建设的工程款。在该产品的风险控制上列明,“南京市六合区人大出具人大决议,承诺将2013年和2014年应向六合国资支付前期债务清偿款人民币6亿元纳入2013年和2014年财政预算;财政局出具财政资金安排文件,执行人大决议,安排专项偿债资金,并保证六合国资按期足额兑付本信托本金和预期收益。”这显然违背了463号文关于“制止地方政府违规担保承诺”的规定。

而这样的案例并不是少数。

同样是新华信托5月底发行的一款基建类信托——丰都名山安置房收益权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在其还款来源中赫然列明“丰都县人大出具确认函承诺财政专款预算到期回购”。

对此,王利表示,确实依旧有不少有地方政府担保的基建信托产品发行,而463号文确实没有实质效力,唯一比较限制的就是对于公益类政信信托项目的发行。

对此观点,范杰表示赞同,他同时称“463号文内容太泛化,没有实际操作意义,这导致很多机构比如地方政府、信托、各有各的理解。可以说,463号文是很失败的。”

殷旭飞则表示,有一些基建类信托产品,从表观上看不违规,但从背后来看,可能会存在一些隐含的地方政府担保。

在土地财政吃紧的情况下,地方政府很可能无力偿还本息。

风险隐忧

显然,地方政信信托产品的不规范仍在继续,而基建信托的“违规”发行也在继续。虽然背靠地方政府财政大树,但是(,)贷款以及上海申虹城投贷款事件的发生,也给市场敲响了警钟。

“尽管具备地方政府的隐形担保以及财政支持,但基建信托井喷式地增长依然存在很大的风险。在土地财政吃紧的情况下,地方政府很可能无力偿还本息。不过由于我国地方政府不存在破产的可能性,因此目前不会出现系统性风险,但却存在流动性风险。”殷旭飞表示,一旦出现了严重的偿付问题,地方政府的一种作法是采取延期支付,不过这种作法会导致地方政府的信用急剧下降;另一种作法是发行新的信托,等于是变相的延期支付;另外,上级政府也有可能会进行一定的财政拨款。“这些虽然解决了短期问题,但却会导致信用风险不断积聚,一旦爆发后果将难以控制。”

范杰则认为,基建信托产品的风险不大,“我国地方政府没有破产之说,而且上面还有有中央财政做隐性担保”。他表示,云南城投债危机的爆发,其问题在于地方财权的泛化滥化,也就是地方财权很大,有些不应上马的项目也去做,所以可能会导致一些问题。

王利则表示,相对来说,这个领域还是比较安全的,但没有绝对。要看具体项目,不好一概而论。

“由于政信合作发展的时间并不长,而基建信托更是近年来才兴起,因此今年到期的信托项目依旧以房地产信托为主,而在新成立的信托项目中则以基建信托规模最大。虽然从长远来看,基建信托井喷式地增长可能会带来严重的流动性风险,但目前来看,整个地方债务的风险依旧在可以控制的范围内,因此到期的信托发生无法兑付的风险较小。”殷旭飞进一步补充道。

王利也表示:“我们是从去年才开始接触基建信托的。而这种产品一般期限为两年,也就是说,即使今年到期的产品,也是在2011年发行的,所以这个产品的兑付情况到底会怎么样,我们也不清楚。”

而这一不确定性,与现今基建信托产品火爆发行和频遭投资者秒杀认购的相行之下,只能说,投资者在关注受益的同时,也太应该重视风险了。毕竟,甘蔗没有两头甜。

怎么检查有没有血栓
主动脉血栓
血栓要怎么治疗
消除血栓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