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符道巅峰 第六百零七章 惊惧之念

发布时间:2020-01-16 14:23:00

符道巅峰 第六百零七章 惊惧之念

全文阅读

“多谢。”

钟离虽然脸色一片惨白,但此刻的她,嘴角却泛起了一丝罕见笑容。

沒有过多的客套,只是一句多谢,就让石飞羽紧绷的心弦得到放松。

刚才破解封印时的凶险,只有他们两个人明白,外人很难理解。

若是钟离最后未能一举掌控丹田,必会被其内掀起的惊涛骇浪吞沒,尸骨无存。

一位轮回镜强者设下的封印,又岂是轻易可以化解的,莫不是石飞羽在那片漆黑而古怪的结界内有所感悟,根本无法将其撼动。

而他最后之所以能够一举将轮回镜强者设下的封印破除,也是借助了推波助澜之力。

当凝固如一潭死水般的封印丹田,在掀起第一道细小的波浪时,其实就已经在为最后的破解做准备。

随着一层层波浪逐渐叠加,看似平静的丹田深处,其实早已波涛汹涌。而在最后,石飞羽用自己分神境中期的强大神魂之力,一举为钟离破开了与源核连通的渠道。

心神连通之下,源核之内当即掀起恐怖的能量狂潮,将禁锢自己多时的封印彻底撕碎。

而在这股能量狂潮的震荡下,钟离自然也就难免受到波及。

“我看你们谁敢。”

就在心底因此松了口气的同时,石窟外却传來了一声怒叱,石飞羽猛的站了起來,随之向外走去。

來到石窟外,正好赶上东门凝珠手持长生剑,正在与一帮人相互对峙。

然而当他看到与她对峙那个人的容貌后,几乎是从喉咙深处传出一声怒吼:“陆丘。”

听到怒吼声,陆丘目光一凝,猛然将视线转向了他,随即森然冷笑道:“沒想到你居然还活着,而且还走到了这里。”

“你沒想到的事多了,也不差这一件。”

在怒吼过后,石飞羽也慢慢将心头怒火压制下來,陆丘身边可是有着四十名强者追随,今天若是动起手來,必然会两败俱伤。

现在最主要的是尽量拖延时间,只要等到钟离伤势恢复,解开了封印的她,绝对能让陆丘肝胆俱裂。

“多日不见,你还是那样锋芒毕露。”

目光戏谑的望着他,陆丘缓缓向前踏出两步,随之冷哼道:“咱们的账改日再算,今天我必须将这两个叛徒带走。”

“你才是叛徒。”

“对,你胆敢盗用先祖神兵,此事我一定要向家族通报,到时候咱们看看谁才是那个背叛家族之人。”

随着陆丘的冷哼声落下,位于东门凝珠身后的一男一女,顿时出言怒斥起來。

而他们的声音则让石飞羽多少有些耳熟,稍加回忆,便是惊讶道:“陆山,钟莺莺,”

在他略带惊讶的声音响起一刻,位于东门凝珠身后的一男一女,也相继转过身望着他,那般容貌,赫然是陆山钟莺莺夫妻二人。

还记得初到商雨城,石飞羽曾去购买灵药遇上的那位少年,出手教训,后來这位少年不服,将他带入陆家内族,让他拔出陆家先祖留下的神兵。

神兵虽然被拔了出來,但从此石飞羽也跟陆家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陆丘结下了死仇。而一切的源头,就是眼前这个浓眉大眼的少年引起。

“飞羽大哥,真的是你,”

陆丘看着他站在那里,双眼却是逐渐圆睁,随之猛的冲了过來,大笑着与他狠狠拥抱了一下。

从少年眼中不难看出他发自心底的喜悦,石飞羽也是受其感染,轻笑着摇了摇头,问道:“你们这是”

“陆丘那个不要脸的偷了先祖神兵被我发现,现在要杀人灭口,都他娘的追了我整整一个月还不放弃。”

提及正事,陆山脸色一沉,猛的转身向着陆丘那里愤愤而骂。

“分神境后期,”

钟莺莺此刻也随着东门凝珠撤了回來,目光先是带着一丝惊讶从石飞羽身上扫过,随即叹道:“给你们添麻烦了。”

“既然是朋友,又何來麻烦一说。”

微微一笑,石飞羽冲其轻轻颔首,冰冷的目光却是转向陆丘等人。

在万古山下,几乎所有出类拔萃的强者都以前去,唯独不见陆丘。

当时石飞羽还以为这个家伙躲在什么地方偷偷猎杀妖兽,沒想到竟是为了杀人灭口。

“看來又多了一个送死的。”

目光轻佻的在钟莺莺与东门凝珠两位女子身上扫狗,陆丘浑然沒有将石飞羽放在眼里,只是不断摇头,满脸惋惜。

“钟离的伤应该差不多了吧。”

望着他那副不可一世的嘴脸,石飞羽心头冷冷而笑,随之抬脚向前走去。

“听说钟离一直跟着你们,而且还被封印了修为,”

在石飞羽脚步向前踏出的一刻,陆丘也是迎着他缓缓前行,戏谑一笑,道:“人呢,不会是看到我出现,躲着不敢出來了吧,”

口中虽这么问着,陆丘的目光却径直越过石飞羽,向着他身后不远处的石窟投去。

随着目光投向石窟,一股森然杀意逐渐从陆丘体内蔓延开來,伴随其内的强大威压,更是让在场之人呼吸停滞。

“我怕出來,你只有逃命的份。”

讥讽之音落下许久,巨大的石窟内才传來一道冰冷声音。

听此,陆丘眉梢一挑,随之怒笑道:“你在里面就好,來人,杀光他们,一个不留。”

原來,刚才陆丘之所以出言询问,就是为了确定钟离的位置。

毕竟一个拥有着空玄境中期修为的弓箭手,又是善于隐匿,若今天被她躲过一劫,日后必然会成为麻烦。

更何况先前的陆丘并不确定钟离的修为是否真被封印,如今见她只是冷言回应,并不现身,心中已然有了把握。

钟离虽著称冷血无情,但她朋友极少,又罕与人接触,怎会知道自己一句话,就向陆丘传递了如此多的信息。

而石飞羽听到她的声音之后,心中就以暗暗叫苦。即便藏在那里不开口,也总比这样要好许多,至少隐藏在暗处,等会儿动起手來能让陆丘有所忌惮。

钟离的一声冷哼仿佛信号,将战火瞬间引燃。

尚未等陆丘的怒笑声落下,石飞羽就以果断将天绝魔体蕴天珠的强大防护开启,随之迎着陆丘冲了上去:“我來挡住他。”

东门凝珠钟莺莺陆山等人见此,也是明白自己上去并非陆丘的对手,便立即闪身向着其它那些人掠去。

“长生无界。”

“碎月劈波斩。”

“撼山裂地锤。”

尚未临近,三人就以施展出了强大招式,俨然一副背水而战的架势。

而追随陆丘前來的那些人里,也不乏一些空玄境初期强者,身形一晃便是将他们这般攻势阻挡而下。

战斗一触即发,恐怖的源力狂潮不断轰然涌现,令原本平静的孤峰之下,瞬间爆发出了震耳欲聋般的轰鸣。

交锋之人修为最弱的都是达到了分神境后期,最强之人更是达到空玄境初期,那般威力,足以令山石炸裂,空间震荡,森林被毁,孤峰剧颤。

轰隆隆的爆响中,东门凝珠等人刚刚交锋,就以被打的节节败退,不得不向后躲避而去。

而陆丘带來的那些强者,更是仗着人多势众,不断趁机掩杀,短短几个呼吸后便将她们尽数包围。

东门凝珠等人陷入重重危险,石飞羽同样也是如此。这一战避无可避,哪怕实力不够,也只能硬着头皮去上。

二人早已是不死不休的局面,早在第一个安全点内,对方的所作所为就已经彻底激怒石飞羽。

而陆丘也视他为眼中钉肉中刺,时时刻刻都想将其除之后快。

在众人交锋的一霎,石飞羽的拳头就以带着磅礴源力爆轰而出,沒有过多的热身,一出手便是六品武学,星陨赤雷拳。

随着低沉轰鸣出现,在其拳头前方的空间,都是泛起层层涟漪。

“你怎会”

陆丘看到这般空间波动后,眼底深处也是露出一丝惊讶。

不过这种惊讶只是一瞬,就被他心中妒火化为虚无,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深深的怨毒:“就算你能提前引起空间波动又如何,在商雨城沒人能抢了我的风头,以前沒有,以后也绝不会有。”

砰。

无尽妒火让他猛然抬手,一把将石飞羽的拳头阻挡下來,脸色狰狞的道:“小畜生,这次我倒要看看谁能救你,受死吧。”

狞然冷笑中,紧握着他拳头的五指猛然扭转,只听咔嚓一声,石飞羽的整条手臂都是偏转而下。

剧痛袭來,不等额头冷汗渗出,陆丘便陡然一脚狠狠踹在了他腰腹之上。

随着这一脚的狠踹,石飞羽当即被他踢得顺着地面向后飞去。

不料这种倒飞而出的趋势尚未减弱,陆丘就以追了上來,手掌一晃,随即将龙家先祖留下的那把断刀取出,猛然向他当头怒斩而下。

杀机迫近,却无从躲避。

眼见于此,石飞羽心中猛的深吸一口气,一股磅礴的神魂之力突兀出现,随即令周边空间带着丝丝涟漪涌动起來。

随着怒斩而下,陆丘当即发现周边的空间竟是发生了奇特变化,一层层微不可查的空间涟漪,不断在削弱断刀蕴含的强大能量。

“果然有些能耐,不过这还远远不够。”

有此发现,陆丘心头顿时冷笑一声,双臂源力狂涌,而被他紧握在手中的先祖断刀,更是直接将空间撕裂,带着狠辣之势直奔石飞羽额头斩下。

“嗤。”

危机不减,就在石飞羽打算取出天绝神盾打算硬抗这道狠辣攻势之际,一枚暗金色的流光箭矢,却突兀从他胸膛之前射出。

望着突然从自己胸前出现的箭矢,石飞羽瞳孔骤然紧缩,心中随即浮现一个让他自己都为之感到惊惧的念头:“难道钟离也要杀我,”

黑龙江盛京医院口碑怎么样
长春华山医院陈太平
亳州牛皮癣医院排名
怀化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辽宁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